沟里的人

来源:本站原创 作者:荣冠婷  时间:2018-10-15 【字体:

“爸,我觉得你回不回家,对于我来说,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影响,这么多年,你对我最大的印象就是每次你回来都给我买特别多的零食,零食吃完了才会想起来你,其实没有你参与我的成长,我也习惯了”

“老公,咱爸得老年痴呆了,你能不能回来看看啊照顾照顾咱爸?”

……

面对女儿的抱怨,妻子的无助,十九局一公司第六项管部窝兔沟煤矿项目部经理李渊,比一些铁建人感触更多一些。他说,作为中国铁建人,可能很多人都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,可我一步一步挺过来了。

1974年,李渊出生在四川省一个小县城平昌。虽为南人,却长一副北相,似乎天生与北方有缘,在他的脸上能看到北方的果敢与坚韧。他毕业后便在十九局一公司工作,如今已有二十五个年头了。

窝兔沟煤矿主斜井项目,从地表掘进至地下874米,坡度为22度,而主斜井施工,困难重重。对于涌水量每小时高达25立方米而且泥化严重的主斜井,固定主斜井的围岩,极为重要。每天在施工现场,施工队工人从上到下被泥水湿透全身,经常会出现“罢工”现象,涌水涌泥在半个小时内就会将所有的进度打回原点,所以进行封闭围岩喷浆临时支护工作必须要在半个小时内完成,李渊每次都会亲自带着职工处理涌泥涌水,抢着时间赶进度硬生生的向前支护1.5米。

有人问:“李经理,你觉得你累么?” 李渊说“累啊,我累啊,可是一天忙过了之后第二天醒来发现昨天的问题都解决了后,我高兴啊,我真的很高兴,但我这个年纪,确实很理解忠孝不能两全这句话,对于父母,对于家庭,我累点无所谓,但是对于家里我真的无能无力,确实很愧疚,对于这个项目,既然领导交给我,我就有责任有义务把它干好!”

跨越一千八百公里,穿过高原和沙漠,顶着烈日与狂风,风沙起大漠行歌,在黄河的“弓弦”上,在鄂尔多斯这片神奇的土地上,中国铁建人勇往前行,与岁月相守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